导航菜单

胡女士:不断有人中招才识惊-秦始皇父亲

早上起床看到阳光透窗而入,这样再平常不过的画面,在钻石公主号邮轮隔离多日的港人眼中,却是难能可贵。胡女士(Anita)(圆图)是前日首批返港的隔离人士,她一行八人在邮轮内船舱,度过两星期不见日夜的隔离生活。自言性格随遇而安的她,亦因疫情杀到埋身而感到惊慌。  内舱隔离不见日夜  年届七旬的Anita是个超级邮轮爱好者,曾享受超过20次邮轮之旅,包括去年曾乘搭钻石公主号,由东京登船,经台湾等地返港。上月趁农历新年假期她再次选搭钻石公主号,原定15日的行程由香港出发,前往越南、台湾及日本,上岸再展开东京三天之旅。  Anita称,邮轮生活本应多姿多彩,表演节目、健身、麻将,绝不会嫌闷。惟2月4日邮轮停泊横滨港,船上有人确诊新冠肺炎而实施全船隔离,渐渐觉得美满旅程沦为噩梦。最初一、两天禁足,「感觉好闷,但未知惊。(船上)几千人只有几个人确诊。心谂(疫情)无咁严重」。惟船上广播经常重复,而每日更新的确诊数字不断上升,才意识到危机。她又称,同房的朋友比她更担忧,日日叹声不断,「叹到我心都慌!」  两星期长期被困内船舱,Anita表示,最初感到难捱,直至四、五日后才慢慢适应,不愁三餐饮食,但只能与室友聊天、玩扑克牌、玩手机解闷。每日最「自由」时段是到甲板「放风」,呼吸新鲜空气,但与朋友聊天也需相隔至少两米。  Anita与同行三名好友前日返港,入住火炭骏洋邨隔离14天。她称,舟车劳顿后,前晚11时已上床睡觉,直至早上六、七时起床。双眼睁开一刻,心里感觉开心、放松,「看到阳光,空气都好啲」,但同时也心想,「又一日(隔离),唔知点过」。  Anita自言性格随遇而安,她乐观说,「当畀个机会自己休息下」,昨日有空时便与未返港的四名好友保持联系。知悉他们一行人即将乘搭第二班包机返港,亦放下最后的心头大石。

胡女士:不断有人中招才识惊